關於部落格
  • 548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病 - 維

 
“小維!你怎麼綣著這兒?”猛地,光線滲進半開的眼簾,然後是一雙不太強壯的手臂環上自己,四周吵起來,耳邊再也聽不到剛剛的拍子,換上熟悉而且更有力的聲音
 
“你們怎麼照顧他的?為什麼可以讓他燒成這樣?連個五歲的小孩都顧不好!”聲音很焦急,下意識的蹭了蹭,張開眼睛,迷迷濛濛的看到一張好看又令自己安心的少年的臉,想伸手摸摸,可是手綿綿的軟軟的舉不起來
 
“哥哥……冷……”沒了之前那軟綿綿的感覺圍繞,空氣接觸到的地方好涼,把臉埋到感覺溫溫的地方,還有一個沒有剛剛那般軟軟的可是還帶著溫溫的感覺輕輕覆上來。
 
“小維,哥哥現在和你去醫院……”被緊緊的擁著,那好聽的聲音在耳邊輕聲說著,心安了,沉到黑海也不會害怕。
 
 
 
 
 
 
“咳咳……”氣管又一次劇烈的抽搐,眼睛完全不想開張,連動一個小指頭的氣力好像也沒有。
 
又發燒了……
每一回發燒就沒有力氣,軟趴趴的不想動,下午的打工不能去了,明天學校也得請假了。
 
 
“起來吃藥,夏天你也還能感冒……先喝口水。”
被一隻有力的手扶著起來,靠在寛濶的肩膀,半响才想起來人是誰。
嚥下水和膠囊,舒服地依靠在來人肩上,生病的話撒個賴也沒關係吧,這樣的想著
明明沒特別強壯的胸膛,為什麼感覺就那般可靠溫暖?什麼時候自己才可以也變成這樣?
 
“哥哥,你不是回港了嗎?”說話的聲音沙啞得連自己也認不出來,眼睛澀得張不開
“把飛機延後了,每次發燒你就沒力氣,哥哥還會不知道嗎?重感冒還想裝?”青年好氣又好笑的敲了懷中少年的腦袋
……我又不是小孩子……”嘟嘴低低的喃道,自己也感覺說得沒底氣,哥哥又怎可能看不出自己生病,早知道就不要強撐裝沒事。
 
“十幾歲還是小孩,”順著青年的肩往下躺,感覺到柔軟的被褥覆上身體,然後是輕輕的吻落在額上,霎時間,早遠的以為已經忘了的記憶重新冒上心間,“下次不要逞強了,哥哥會更擔心
“嗯……”感覺到青年要離開,急急抓住布料不讓他走,聽到一聲輕嘆,再來是溫暖的身體重新落在身側,還有輕拍著自己肩膀的手。
 
“維,好好的睡會,哥哥哪都不去,就在這裡。”
即使閉上眼睛也能感受到青年濃濃的關心,心安理得的,好像小小的貓兒般窩了個舒服的姿勢,任由藥發揮效用,抓著溫暖的感覺,進入安寧的黑暗空間裡
                                                                                                         
 
 
 
 
即使沒有力氣,也還是爬起來,站起來的瞬間頭昏腦漲天旋地轉,坐在床沿好一會才緩過氣來。
 
唇乾,眼澀,喉嚨痛,呼吸困難,衣服被冷汗弄濕。
腦中邊思考著屋裡有沒有什麼藥可以用,身體邊緩緩動了起來,就算每一個動作都好像和拖拉機拼力氣,有些事情還是得自己做
摸來手機撥號交待店員必要事項,整個人散架一般,很想躺回去,但還是要命令自己的身體起來。
 
好不容易清醒過來已經是個多小時之後,撫上額頭,還帶著微熱,鬆口氣,這個程度翌日就會全退,前堤是身體有足夠休息
 
吃了藥,喝了水,人沒力腦子迷糊,回到床上,絲質床舖沒有人的溫度,怎麼躺都不會有暖意留下。
 
頭痛,身體明顯地叫囂著他對休息的渴求,閤上眼,意識陷入又深又沉又黏稠的黑裡,忽爾驚醒滲了一身汗,張開眼睛一看已是晚上十時,翻來覆去仍是清醒異常,身體已沒早前那麼沉重,只是忘了吃東西塾塾才服藥的胃開始抽痛翻滾
 
洗把臉,沖個澡,隨便吃點清淡,再服藥
手無意識地亂按電視遙控器,畫面上時而是女星在唱著情歌,時而是名嘴脫口騷,沒有意思
 
踱到窗邊,這外面就是綠化的公用花園,安靜的區域。
昏黃的街燈白天看蠻有設計意味,不過晚上就只是照明,這個時間偶爾會有抱著公事包的歸人經過;拿著馬克杯走到窗邊打開窗子,不禁想自己到底有多少個晚上拿的不是酒杯喝的不是烈酒鼻端不是充滿濃香,恐怕用不到一雙手來數……
 
醫生的忠告言猶在耳。
 
搖頭失笑,不喝酒……難道和客人品茗論棋?
 
 
 
手機響起,拿起,是店裡的電話,不想接,手機丟到床上,半响,自動跳往答錄機
 
 
 
“Vaness你在吧”

――――――”
 
皺眉,拿起話筒,聲音沙啞。
“等我回來。”
 
 
戴上甚少使用的有框眼鏡,氣息太差總不能讓客人看見
更衣,披上外套,收起皮夾,還有手機,拿起又放下車匙,桌面上的藥片看了一下便算
深深吸口氣,勉強壓下身體不適的感覺,然而身體的酸軟卻不是一時半刻可以解決。
臨出門前對鏡笑笑,回憶該有的拉扯弧度,維持
 
關上門,留下一室冷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